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| 回到总馆
首页 > 出版专题 >

陈濂波:读杨剑篆书《千字文》所想
2013-08-16 21:52:20   来源:   点击:

查看原图
  读杨剑篆书《千字文》所想
  
  陈濂波
  
  杨剑兄的篆书《千字文》字帖出版了,很值得庆贺。我在多年前已熟悉杨剑兄大名了。经常是电话或书信往来,但至今未曾谋面,也经常在全国书法报刊杂志及全国书展看到他的作品,杨剑兄是在书法界出道较早的一位书法篆刻家,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加入中国书协,后来又被西泠印社吸收为社员,这个着实不易,是值得我学习的。
  
  比起当今书坛中青年俊彦,杨剑既没有什么骄人的学历,也没有什么了不得师承关系,不过九十年代中期杨剑经常到全国各地拜师访友、交流书艺。他曾得到书法篆刻大家钱君匋先生指点,给他书法篆刻帮助很大。知天命之后,进而赴湖上从颐斋师学习草书,赴海上从豆庐师精研篆刻,像他这样已经成名的书法篆刻家能够如此勤勉好学,可知他的成功不是偶然的。
  
  我与杨剑虽然未有见过面。透过他的作品及我们的电话、书信交流中,感觉他平和中夹着一丝矜持,多年的艺术苦苦磨砺及耐得寂寞使他谙熟了世俗的追求与满足,但同时又自觉地远离了它们,而当他进入拈管挥毫时,却又有着一种如面至尊的感觉,与古人交流,他以心灵之光契入历史遗存,于杨剑兄而言不仅可以忘却生存的烦恼,而且又启发着他的智慧。
  
  从杨剑兄的篆书《千字文》中可以看出他对《石鼓》、《散氏盘》用功较勤,作品中有《石鼓》的古朴、厚重的笔意,另外,又能看出结体紧凑而又奇姿横生的《虢季子白盘铭文》,由此拓展,他将能找到的这类金文都下苦功夫临习。在这方面他日积月累,终于打下了深厚扎实的篆书功底。
  
  晚清吴昌硕曾说过:“近时作篆莫友之用刚笔,吴让之用柔笔,杨沂孙用渴笔,欲求三家之外别树一帜难矣”。但吴昌硕本人就能在刚、柔、渴笔之外,以《石鼓文》为根基,参以钟鼎铭文而成为一代篆书大家。杨剑兄则用刚、柔、渴笔兼施,以《石鼓》参以《虢季子白盘》的笔意,然后再以金文为用,吸收小篆圆润之优点,融会贯通,成为当今书写篆书之高手。他的这件篆书《千字文》用笔精准到位,每个篆字用笔体势都有很清楚的交待。运笔时他能举重若轻,又能以轻得散宕之致。
  
  杨剑兄的《千字文》篆书十分重视用笔,他不是一味追求硬挺或柔美,而是发挥篆书笔法中圆劲的特点。笔笔富有弹性,写来轻松自如,从容不迫;在用墨上也有他独到之处,他通过用墨的干、湿、浓,恰到好处运用飞白,这样写出的字笔酣墨活。通篇具有精、气、神和苍劲之态。
  
  苏东坡曾说:“作字之法,识浅,见狭,学不足者,终不能尽妙”。以此观之杨剑兄篆书《千字文》书法所折射出他数十年如一日的刻苦学习,源于他未必是日日临池,但必是日日读书的态度。
  
  杨剑兄书法面貌多,但总体风格是属于古朴、静雅一路的书风。这与他学书平和的心态有关。
  
  此外,杨剑兄又雅好金石,对两汉印章和周秦古玺有研究,其印力求古趣、雅正,曾被专家和同道所认可并多次在全国篆刻展览中入展获奖。
  
  书如其人,杨剑兄为人敦厚和易,在繁忙的文联政务工作之余,孜孜以求,孔子曰:“文质彬彬,然后君子”,“从心所欲不愈矩。”这两句名言,这即是他的人生态度,不偏不倚而允执其中,不阿世、不趋从,从他的作品中向我们呈现的也正是一种正派,从容而雅的儒士风度。
  
  2013年7月9日于中州随安精舍
  
  
相关图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