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| 回到总馆
首页 > 出版专题 >

杨剑:砚边墨花
2015-07-09 13:51:02   来源:   点击:

查看原图
  临古是学习书法篆刻必不可少之手段。我以为学习好书法艺术和掌握一门手艺有着同样的道理。我们可以在生活中观察到,哪一门手艺不是由师傅发蒙传承的?先学规范学技术,继承前人的经验后,再经过思考探索,方能创新。学习手艺如此,学习书法篆刻艺术又何尝不是如此?
  
  临古就是学习技法,窃以为要有“庖丁解牛”之精神,求得法度精熟,得心应手,游刃有余,才能熟能生巧,巧后生变,变为自我。
  
  临古不仅是吸收过程,并且是扬弃过程,同时也是个人风格积累及审美意识积累的过程。不光是吸收,还要善于扬弃,这就是要分辨什么是适合你的。
  
  临帖是收入,好比人的身体必须吸收营养,以增强体质。而创作就是支出,如果不吸收新鲜营养,光吃老本,再健壮的肌体也会难耐消耗,也会入不敷出。书法的临与创同此理。
  
  书法讲究笔墨功夫,需穷数十年之功锤炼。这就是笔墨涵养。笔墨是书法的骨与肉、灵与魂,是书法的立足之本。
  
  研习书法篆刻技法需要恒心与毅力,否则将一事无成。
  
  方寸之篆刻,章法尤为重要。放眼生活中,古代园林与篆刻尤为相似。园林讲究布局合理,虚实变化,错综复杂,最后达到曲径通幽之效果。中国篆刻与中国园林可谓一脉相承。
  
  完白山人倡导“书从印出,印从书出”,首创篆书与篆刻互为营养,在篆刻中采用小篆和碑额文字,拓展篆刻之内涵与外延,开创刚健婀娜、古朴沉雄风格,因而雄视清代印坛,开启有清一代流派印风。余将努力践行之,虽如逆水行舟,当不遗余力。
  
  大凡篆刻开一代风气者,其篆书必是有大修为者,且其篆书和篆刻风格一致,互为融通,互相生发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正所谓“书从印出,印从书出”也。诸如邓石如、吴熙载、吴昌硕、齐白石即是。而当今不重篆书的修炼,只斤斤计较于技法越刻越工整越刻越匠气的印风实是舍本求末。
  
  壬辰初冬于养村山下静远室
  
  
相关图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