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| 回到总馆
首页 > 出版专题 >

杨剑:学书杂记
2015-07-09 13:51:39   来源:   点击:

查看原图
  △记忆中我上小学时就喜欢写字,除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外,自己每天还要抄写课文。我的作业常赢得高年级同学的称赞:真写得好,比我们更强。
  
  △有一次翻阅正上初中的大哥作业本,其中有许多象形字,如:山、水、日、月、火……等等,是什么像什么,这些汉字身上的神秘色彩,让我感到很好奇,可在上世纪的七十年代初,这些好奇却无法得到答案,无法知道这就是中国最早的可识读的文字——甲骨文。但这朦胧增强了我写字的欲望,渴望有一天也会写象形的文字。
  
  △在偏僻的小山村读书,虽然喜欢写字,除了小学的大字课外,再也没有正规的写字教学了,所以我对教我大字课的吴廷汉老师始终心存感激,因为我觉得他的字写得特别好,并教了我许多写字知识,更因为每次他给了我全班最多的代表写得好的红圈“○”,给了我最原始的动力。
  
  △因为在学校里字写得特好,从而有了很多展示自己的机会,每个星期一期的大批判专栏、宣传栏的抄写任务,几乎让我全包了。虽然是抄写,但起到了熟练书写的作用。
  
  △我最早看到字帖已是1977年12月了,当时我下放插队到生产队接受“再教育”,因当地一小学教师请了长假,我当上了代课教师。在学校办公室里我无意中发现同事有一本《柳公权神军策碑》楷书字帖,非常兴奋,随即央求同事借给我。课余时间,我那如饥似渴地临习字帖的情景,至今难以忘怀。按照现在的说法,那是第一次零距离接触古代法帖啊!
  
  △后来更让我痴迷以至于废寝忘食的却不是书法,而是篆刻。那是我从部队退役回来分配到小学任教了。1981年暑假期间我翻阅在部队剪辑的《报头插图集》时,看到其中有齐白石的篆刻“夺得天工”一印时,遂有了学刻印的冲动。说干就干,在邻居的木工房开始用钢锯条自制刻刀、用杂木自制印床、用短木块削制章坯。刻出的第一方木印是我的姓名印“杨贞生印”,没想到刻出来的效果比自己想象中的还好,惊喜万分。此后的三四年间,我不分昼夜的刻啊刻啊,共刻了木印二三千方,有时手指被锋利的刻刀刺得鲜血淋漓。因为当时没有篆刻类的报刊、书籍、工具书,没有指导老师,仅仅有的是在部队时购买的《常用字字帖》(第二册,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),所以竞不知刻印应用印石,当有人告知我刻印应该用一种叫叶蜡石的印石,雕刻时可控制力度的大小,使其自然剥落,从而产生金石味等等时,我不由大吃一惊:石头还能刻得了印?!
  
  △我学习篆刻的启蒙老师是上饶胡润芝先生(已故)。他知识渊博,精国画花鸟,擅篆刻书法,富收藏。那是1981年12月,没想到刚自学二、三个月,我的八方木头印就入选了上饶地区首届卫生美术书法展,在展览上胡润芝老师看到我稚嫩的篆刻时,就向广丰县文化馆的美术干部打听,这是谁?多大年纪?篆刻中有许多问题需要改正,如有学习上的问题可来信问我等等。正因为有了胡老师无私的提掖后学,学习上有困难时我就写信向胡老师求教,我的篆刻学习才逐渐步入正确的轨道,也由此开始了我们二十余年的师生之谊。而真正见面认识已是此后的1985年8月上饶地区书法工作者协会成立大会上了。
  
  △在此后的二三十年书法篆刻学习过程中,曾得到许多师友的帮助。但印象最深、影响最大的当属1993年11月前往上海拜访著名书画篆刻家钱君匋先生。记得那一天由钱老的学生、复旦大学刘华云教授陪同,前往钱老府上拜访,这是第一次有机会拜访名闻遐迩的名家,内心十分激动。钱府当时座落在重庆南路上,是一栋三层小楼,“无倦苦斋”在二楼,窗明几净,宽敞明亮,整齐有条理。当刘教授向钱老介绍我时,钱老热情、平易。我将精心准备的书法、篆刻作品呈请钱老批评时,心中忐忑不安,不知会招来什么严厉的批评。但结果不是这样,钱老看后对我说:“书法、篆刻都不错,在江西的山村里工作,能有如此水平,确实不易。你如果是在上海的话是会成名家的。”并欣然为我题写了“杨剑印存”,赠送了丹青墨宝,示范了刻印和刻边款的方法。钱老的一番话,无论是鼓励还是包容,对我今后的学习书法篆刻无疑起到了鼓舞作用,其影响是巨大的。十几年来,每每想到钱老的教诲和鞭策,我都会充满激情。
  
  △许地山先生认为做书虫要具备五个条件:身体健康,家道丰裕,事业清闲,志趣淡泊,智慧超群。我想做书家也一样需要这些条件,算了算,我似乎只具备了四个半。
  
  △书界对使用毛笔各持己见,争论颇多。有人说:用毛笔应用狼毫笔,干净挺劲,没有半点拖沓虚假,见真功夫,宋代之前书家都是使用狼毫笔的。有的则坚持:羊毫笔锋颖长且软,变化多端,线条表达丰富,古人不是有“笔软则奇怪生焉”之论吗?我认为:使用何种锋颖之毛笔如同乒乓球运动员之使用球拍一样,有的喜用正胶,有的喜用反胶,有的喜用长胶,有的则喜用生胶,没有定则。但有一点是共同的,即用得合手,能发挥其优势,打出好球,击败对手,赢得胜利。书法用笔之选择不也同此理吗?
  
  (刊用于《杨剑印存》[西泠印社出版社2006年12月出版]、《书法报》2008年11月12日第44期[总第1241期第19版“兰亭诸子”专栏])
  
  
相关图集